金沙9170登录入口|主頁_welcome

【中国评论通讯社】陈克明:台湾可能参加美国主导的IPEF吗

作者:      单位:中国评论通讯社 发布时间:2022-04-24

中评社香港4月24日电(作者 陈克明)2021年10月,美国总统拜登以视频方式出席东亚峰会时,抛出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概念。随后美国多位高官频频利用各种场合为“印太经济框架”声势。这些造势除了空洞地说框架的主要内容外,都突出一个问题,那就是作为美国印太战略的重要部分,矛头直接指向中国。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曾表示,这一“新型经济框架”还包括协调出口管制,以“限制向中国出口‘敏感’产品”。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则公开宣称,“印太经济框架”是“独立于中国的安排”。

面对美国这一个目标指向十分清楚的计划,连其最铁杆的盟友们都表现出十分谨慎的态度,虽然多数在口头上表示欢迎,但也都以尚不清楚其具体内容和实施方式为由而未做具体表态,唯独台湾民进党执政当局的头面人物及有关部门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想积极参与,充分暴露其“倚美抗中”的立场思维。然而,美国政府当局最近的表态却有点是在给台湾当局泼冷水。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商务部长雷蒙多3月底分别都在国会表示,美国目前还没有考虑将台湾纳入IPEF。4月15日上午,蔡英文在会见美国会跨党派参众议员访团时再次表示,盼台湾在美国新的印太经济框架扮演积极角色,但现场所有来访议员在发言时均未做正面回应,而在当天下午的媒体见面会上,针对媒体提出的关于台湾参与IPEF问题,身为美国参议院财委会资深议员的波特曼(Robert Portman)则表示,他个人支持台湾加入IPEF,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台美洽签FTA。4月18日晚,台湾“政务委员”邓振中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进行线上会面,关于会谈中是否触及IPEF,中央社发布的新闻稿说,“经贸办官员低调没有多说”。显然,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能给台湾方面的答覆依然只能是NO。

我们没有看到戴琪和雷蒙多如何向国会解释目前没有考虑将台湾纳入IPEF的理由,或许也没有明确的、可以公开的理由,但背后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台湾的特殊地位带来的尴尬。既然IPEF是针对中国的战略计划,当然少不了台湾,不但在政治上、安全上很重要,两岸现有的经贸关系及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地位也表明,要防堵中国,台湾可以也应该发挥重要的作用,所以台湾在美国主导的IPEF中是不会也不应该被排除在外的。但是,尴尬的是台湾又可能是美国目前启动、推行IPEF的一剂毒药。

这是因为,对于美国推行IPEF的目标对象而言,是否加入,是一个政治与经济的利益权衡与博弈问题,而这其中,台湾问题将会是在这种权衡、博弈中绕不开的因素。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是全球130国家的第一贸易伙伴,因而毫无疑问,美国要推行IPEF的目标参与对象都是以中国为第一大贸易伙伴,与中国存在着重大的经济利益关系,这些国家,特别是东亚(东南亚)国家都十分清楚,处理好与中国之间的国家关系,是发展双边或多边经济关系的重要基础。

面对以围堵中国为目的的IPEF,如果这些国家要参与,一定是要有明显的经济利益比较,也就是说,除非IPEF能够为参与国提供远大于他们目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所带来的经济利益,才会有人愿意冒在政治上得罪中国的风险积极参与IPEF。目前有关各国对于IPEF的态度基本都集中在对美国究竟能够在这其中提供多少“牛肉”的观望,也就是在等待美国拿出能体现足够利好的可实施方案。

由于美国强调IPEF是“一种超越传统贸易协定的方式”,正如日本《朝日新闻》日前报道称,“印太经济框架”不像自贸协定那样对成员国形成约束,这种框架性安排的前提是“不包含市场准入承诺”,不能提供诸如进入美国市场这样的实际利益,所以不能轻易吸引那些对中国经济依存度不断上升的东南亚国家。

显然,要有效推进IPEF,美国还需要在具体内容上丰富设计和不断完善,近期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吸引目标对象的参与,尽快形成一个基本的成员队伍,目前看来,东亚是美国理想的目标对象最为集中的区域,在经济利益吸引力欠缺的情况下,加入IPEF的政治风险就显得特别突出。基于地缘政治的原因,对于东亚国家来说,无论他们在加入IPEF问题上真实的政治态度如何,公开的理由一定只能是因为IPEF对其经济的重大实际利益,只有这样才能既参与IPEF,又同时保持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所以在台湾问题这个最为敏感的的政治问题上,一定会是极其小心谨慎处理的,否则将得不偿失。如果美国现在就急于将台湾纳入IPEF,无疑会严重影响其它目标对象参与的兴趣。

因此,美国并非不想将台湾纳入IPEF,而只是现在不宜。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国会议员访台时对这个问题的公开表现。当然,什么时候解决这个问题,要看今年五月IPEF正式启动后的发展态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只有美国政府确认台湾的参与确实能够对IPEF的目标有直接的促进作用时,才会以适当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这也再次表明台湾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充当美国的“棋子”。

当然,从经贸关系的技术角度看,因为台美经贸关系的特殊性,在传统贸易协定问题上还存在诸多问题,这可能使得台湾要参与这个新型的经贸合作形式会存在与其他目标参与者不同的问题,也可以说可能形成一个技术性障碍,是否需要按波特曼(Robert Portman)所说的那样,先解决台美FTA问题,是不可回避的问题,而这个FTA程序本身又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台美之间将如何互动处理,值得高度关注。

对于台湾当局来说,完全是以政治动机和目的来看待和处理台美经贸关系,而不是把台湾的经济利益放在首位,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仅在政治上继续充当美国反华的“棋子”,还可能会继续在经贸方面对美国做出让步,以换取台美洽签FTA,参与IPEF,捞取政治利益。只是IPEF是否能够顺利启动和取得进展,就目前而言,因为有待解决的问题、困难非常多,前景并不乐观,而台湾民进党执政当局则把它当作摆脱政治和经贸困境的重大机遇,颇有押宝的意味,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无法得到预期的利益,将是对民进党执政当局的巨大打击。

(作者:陈克明,金沙9170登录入口两岸关系研究中心)

原文链接:http://bj.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92&kindid=0&docid=106351504


(编辑:蔡君韬)